永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率性道医 OO三、五禽戏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1:41 编辑:笔名

率性道医 OO三、五禽戏

盛青云施施然走到学校旁边的一块草地,老头已经在那练了一会了,见盛青云到来,也没理会,依旧不紧不慢的练着。

盛青云向着老头微微点头一笑,自个儿在一旁练起来,只是刚开始一练,就感觉到和往日不一样了。

往日里做着这些动作,虽跟着老头做得有模有样,可在盛青云的感觉里也和做广播操差不多,即便这一年来身体从未生过病,翻山越岭也不觉累,心里也不觉得这是老头这套动作的作用,只以为是自己年轻身体好。

可今天刚开始做两个动作,却感觉身体内随着动作的展开隐隐出现一缕气流,这气流伴随动作在身体里的一些经脉穴窍间流动。

感觉到身体的异样,盛青云顿时将正做着的动作停下,这动作一停,却感觉到体内的那缕气流也一下消失不见,也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仔细感觉一下,不知所以的盛青云再次动起来,只是没有做那些从老头那里学来的动作,可是这次身体里并没有任何动静,彷如先前的感觉就是幻觉一般。

停下来想了想,盛青云再次练起从老头那里学来的动作,这一次,随着动作的施展,体内再次感觉到一缕气流出现,以盛青云动作的牵引,在体内有规律的流动。

这次盛青云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不紧不慢的做着那些动作,并且细心的体会着那缕气流在体内的流动。

盛青云正做着的是他认为是模仿虎的那几个动作,几个动作一个接一个的不紧不慢地做着,盛青云能感觉到那缕气流在胸肺里流动,随动作展开,又从胸肺窜到小腹,绕着大肠流动,此后又转入身体的一些经脉和穴窍,当虎形的几个动作做完后,那缕气流又忽地不知跑哪去了;待盛青云再次从头做起,它又不知从哪冒出来,再次从胸肺开始流动。

一连练了三遍虎形,这时候盛青云已经不再刻意去体会体内气流运行,虎形结束顺势就做起鹿形

,而不是往日虎形之后接鹤形,这次顺势就接鹿形了,就这么的自然而然。

旁边早停下的老头一脸惊异的看着盛青云,那原本浑浊的双眼这时竟然精光乱射。

这时候若有人站在老头身边,就会听到老头喃喃自语:“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真有天才?”

另一边,盛青云一式一式练下去,不在是往日的顺序,没有刻意的去想先做什么再做什么,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就做了下去:虎形——鹿形——鹤形——猿形——熊形——虎形……

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盛青云已忘了平时如何练的,这时只是顺其自然的一个个动作做下去,也不刻意去注意练多少遍。

旁边老头同样忘了自己该去吃早餐、做自己的事去,就在旁边静静的、惊异的看着盛青云一遍遍的演练。

直至多数学生来到学校,孩子的喧闹声将沉浸在演练中的盛青云惊醒,一式‘熊抱’结束演练,长吁一口气,盛青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世界清晰了,无论眼睛看见的世界,还是耳里听到的世界,都无比清晰的呈现出来,躲藏在草叶下的秋虫,林边飞动的蚊子,都在眼里无所遁形;草间的虫吟,远处学生的悄悄话,都如在耳畔。

老头见盛青云不在演练,转过身,背着手,施施然而去,盛青云耳里却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小子,中午来我这里!”

盛青云一愣,老头竟主动让自己去他那里,心里一喜,大声答应:“好!”回身向学校走去,一路和学生招呼。

山村学校上课都比较晚,早上九点才开始上课,主要是学生离学校都比较远。

进了学校,和几个已经到校的老师互相打过招呼,看见才起床的韩磊在洗漱,隔着老远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回到宿舍烧水泡了碗方便面,唏哩呼噜的吃了准备上课。

一晃早晨三节课上完,学生离家远的都各自带了吃的做午餐,各种都有,有带饭的,有带洋芋的,有带粑粑的,这时候学校的老师就得帮帮这些孩子热饭,烧洋芋,烤粑粑,大的孩子已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主要是一二年级的孩子必须照顾好。

忙碌一通将这些孩子招呼好,老师们也赶紧弄吃的,吃好等下午好上课,吃了午饭,几个老师吆喝在一起打牌消遣,韩磊又钻进自己宿舍抱着吉他鬼哭狼嚎,盛青云和其他老师打个招呼,检出昨天自己采的药草带上,去找老头。

盛青云一直觉得老头是个隐士,也许身怀绝艺,就看他七老八十的模样,却从未听说过他生过什么病,就是和周边那些年长的人打听,也没有谁在记忆中有过老头生病的记忆,反正老头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一直都是一个人,据比较年长的老人讲,这老头好像原本不是当地人,也不记得是哪一年来此,反正记不清了,总之有几十年了。自老头在这里住下后,周围十里八村的人好像就没再出去看过病,谁家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来老头这里,老头给些草草藤藤的回去熬煮熬煮喝了也就没事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认为,盛青云就一直跟在老头后面想学了老头的本事,若是学到了,说不定父亲的腰能治好。

这一年多,盛青云也找过机会向老头诚恳的请求,请老头教他,可老头一直不置可否,对盛青云跟着自己每天练那模仿动物的动作也不理会,对跟在后面进山采药也不阻止,虽不主动教盛青云什么,可对盛青云问的东西也没有不说,这才有这一年多盛青云学到的不少草药知识。

今天老头居然破天荒的主动叫盛青云去他那里,这怎不叫盛青云感到欣喜。

走进老头的家,老头正戴着一顶毡帽在院子里翻晒草药,见盛青云进了院子,也不转身,依旧翻着草药,口里却道:“你想跟我学医?”

盛青云将拿来的草药摆放在院墙上,答了声:“想!”

……

陇南牛皮癣医院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
朝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