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儿童玩具行业出口退税政策应有保有压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4:04 编辑:笔名

  > 儿童玩具行业出口退税政策应有保有压 15:18:00

  儿童玩具行业出口退税政策应有保有压

  “如果此时玩具行业能够执行出口全额退税,我们出口至少能够增加2%的利润。而目前公司出口能获得的利润在7%~8%左右,这与金融危机前15%~20%的利润率没法比,就是勉强维持。”山东菏泽威乐皮毛玩具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马迅说。

  调整出口退税政策应该“有保有压”,希望相关部门后续能进一步明确“加快退税速度”的细则和方式,让出口企业能看得到、有得盼。

  “退税缓一月,损失一辆车”。这曾是企业对出口退税速度缓慢的无奈描述。

  从9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关于促进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敲定八项政策措施,到18日进一步细化为16条具体意见,“进一步加快出口退税进度,确保准确及时退税”,始终排在首位。

  获悉,具体负责退税业务的广东、福建、江苏等省国税局,均紧跟国务院常务会精神,出台了加快出口退税的相关措施。

  国税局紧密跟上

  就在16条具体意见出台的当天,广东省国税局立即出台了《关于进一步采取税收措施,支持外贸出口稳定增长的意见》,提出十项加快出口退税的措施。

  看到,文件规定将珠江三角洲地区A类生产型企业的年应退税出口额标准由8000万美元降为3000万~5000万美元;其他地区A类生产型企业降为1500万~3000万美元。此外,优先受理、审核A类出口企业退(免)税申报,并可凭比对无误的报关单等电子信息办理退税。

  在简化出口退税审核方面,针对全年办理出口退(免)税额超百亿元的地市,广东省国税局拟将生产型出口企业的出口退税,委托给具备条件的县(区)级国税部门审批。

  福建省国税局允许外贸企业一月多次申报出口退税,将原来的20个工作日办结的限时服务承诺制缩短到15个工作日,至少一周送国库办理退库一次,以确保出口退税款及时准确退到企业。

  江苏省国税局则要求各地对2011年5月1日前出口,但因金融危机影响不能核销的,暂不扣回其已退税款,以帮助企业缓解资金压力。

  在全额退税暂时无法实现的背景下,中国社科院财贸研究所国际贸易投资室主任冯雷说:“企业不如先将着眼点放在加快出口退税速度上,毕竟实现准确退税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资金压力,有益于出口企业盘活资金,保证资金链运转通畅。”

  6月份,央行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后,银行现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为6.31%。而根据新华社的数据,近期温州市民间借贷平均月利率维持在1.30%(年利率就为15.6%)以上。

  查阅资料后发现,大量中小外贸企业,由于没有抵押物,只能通过民间信贷。动辄10%以上的利率,使企业本已微薄的利润,都转化成了利息。提高出口退税速度,成为缓解企业资金压力的必然路径。

  冯雷说,希望相关部门后续能进一步明确“加快退税速度”的细则和方式,让出口企业能看得到、有得盼。

  企业期待全额退税

  “如果此时玩具行业能够执行出口全额退税,我们出口至少能够增加2%的利润。而目前公司出口能获得的利润在7%~8%左右,这与金融危机前15%~20%的利润率没法比,就是勉强维持。”山东菏泽威乐皮毛玩具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马迅说。

  马迅说的全额退税,是指17%的退税率,而皮毛玩具目前是13%~15%的退税率。马迅所关心的提高退税率,并没有出现在文件里,文件只是要求“快退税”。

  “我们当然希望出口全额退税,在目前环境下,多退一个点,就多增加一线生机。”被问到目前是否期望国家出口全额退税时,马迅直言。

  马迅认为,提高出口退税速度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金压力,但不如提高出口退税率来得实惠。

  事实上,在《关于促进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出台前,曾有外媒报道,中国政府正研究提高玩具、鞋、的出口退税率,退税率由目前的13%~15%上调至全额退税17%,最快将于本月实施。

  但冯雷表示,似乎看不到出口退税率调整,甚至出口全额退税的迹象。

  身处制鞋行业的福建洛弛制鞋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贸易部经理凌琪也表示,未曾听说行业内有确切调整出口退税率的信号。

  “即便实现17%全额退税,除去开税票等中间开支,企业真正拿到手中的也就6%~7%左右的退税。”凌琪称。而当下,制成鞋出口的退税率为15%。

  退税政策应该“有保有压”

  究竟出口退税率要不要调整?如果实现出口全额退税能否根本挽救当前外贸颓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表示,“应该调,但作用有限”。

  霍建国首先肯定了调整出口退税率能够缓解出口企业当前成本压力的作用,帮助企业多存活一段时间,不过他也指出,要想根本改变当下出口不景气的状况,挺过外贸寒冬,企业还需要走转型升级、提升产品附加值的道路。

  一直坚持做品牌鞋的凌琪对此深有体会。她表示,自己今年的接单量依然饱满,足够工厂赶工至春节,而做品牌、做设计就是他们能够存活且活得很好的秘诀。“出口退税增加的利润,有些出口企业不是用来研发升级,而是用来做谈判成本,上调的利益最终被海外客户拿走。那么对于这样的企业来说,出口全额退税意义并不大。”凌琪表示。

  此外,出口退税率上调,还意味着较大的财政压力。《中国税务报》报道,今年前8个月,中国累计出口退税6666.6亿元,同比增长10.7%,增速高于同期出口增速。这一数额已超过年初预算报告中,中央财政在教育、文化、医疗三大民生领域的支出预算。

  霍建国也肯定了上调出口退税率和中央财政压力之间的矛盾。他指出,政府层面也是在两者博弈之下,迟迟未能实现出口行业的全面全额退税。

  另外,霍建国表示,“即便执行出口全额退税,建议政府也要分行业,按照引导出口企业转型升级的路线分批、分程度执行,用出口退税调节行业转型升级”。

  事实也的确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政府先后七次上调出口退税率,已有1971个税号商品实现出口全额退税。与此同时,“高耗能、高污染”的部分钢材、化工六大类共406个税号商品的出口退税,一降到“零”。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幼儿口臭
便利妥纸尿裤怎么穿
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消化不良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