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我欲逆天 第463章 试试身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9:14 编辑:笔名

我欲逆天 第463章 试试身手

杨文忠脑子生锈转不过来,不代表齐白白也跟着一起脑抽筋。他在军界混了多年,在任大将军的麾下走的风生水起,作为赤澜大将军的“得力猛将”,岂是庸辈?

九炮齐鸣没迎出来俩位前辈,反倒把妖人崩出来了。所以他断定,杨石和杨志俩个废物肯定死了。但要自己放弃“盟友”那不可能,老子退伍之后,所有的财路都要仰仗杨家的人。

既然杨志和杨石死了,那杨文忠就是自己的钱袋子,若是能保下他,老子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而且,身为南冕的部下,你敢杀我?你绝对不敢杀我。不仅不敢杀我,还得乖乖的听老子的话,让我押回去当众砍头。然后老子立此大功,就飞黄腾达一飞冲天拉……哈哈哈!

被利益熏心的齐白白脑子转的飞快,强装镇定的摆出一副“猛将”的气势,指着半空中的易凡大吼到:“你你你少吓唬人……杨家的同道来到南域,就是我们南域的贵客,是我们的良民,要受军部保护的。你这个妖人,屠了任大将军一家,天人公愤,人人得而诛之。我南海的强兵猛将,岂会受你威胁?就算我答应,我的兵能答应吗?”

“不……不能!”数万将士齐声回应,但喊出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其实他们心里在说,那个谁,天上飞那家伙你赶紧走吧。不是,您还是放我们走吧,我们当兵就是混口饭吃。

可现在听到“猛将”大人义正言辞的呵斥,他口口声声的一口一个南海之王挂在嘴上。这些将士总不能至南冕的颜面于不顾,好歹南冕是我们的海皇,所以只能狠下心,拿自己的生命为赌注,陪猛将大人一起演下去。

听到将士们说“不能”,齐白白也吓了一大跳,都说有什么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兵。将熊了,就熊一窝,什么时候老子带的兵,精神如此高尚了?

但无疑,士兵们的反常举动,恰恰给了我们猛将大人更大的勇气,他的气焰不由也更加嚣张,甚至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指着半空没有说话的易凡,齐白白昂首挺胸,一脸威严道:“贼子听到了吗?我们南域的将士,绝对不会向恶魔低头。伟大的南冕之皇至高无上,我们绝不屈服在你的y威之下。所以现在坦白一点,我还能从轻发落。如果你自刎在我面前,老子还能给你留个全尸。赶紧吧,别*我亲自动手。”

易凡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下方,念及在血虎军团与军人建立的友谊,本不想对他们出手。

可是眼前这个猛将,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前阵子流行的脑中风搞成了脑机劳损。一群装腔作势的蝼蚁,仗着一个远在亿万里之外的南冕,他们的自信竟然如此强烈,这个猛将还真是猛啊。

“若今天放过他们,等我们走后,徐小小和李阿婶就没好日子过了。如果你下不去手,就让我来!”童凌霜一脸冰冷,她可没什么幽默感,下面的这群人就跟傻*一样,实在提不起什么精神继续耗下去。

“不,杀了他们会弄脏你的手,这群废物自会有人料理!”易凡血瞳一闪,把意念朝着百里之外传递过去。杀了这些杂碎也好,正好能给某个东西练练手。

童凌霜一楞,听易凡话里的意思,不让自己动手好像他不会手动,那会是谁呢?莫非?

易凡微微笑了笑,梳理了一下童凌霜鬓角的发丝,向远方大喝道:“尸体埋了吗?”

“隆、隆!”一股低沉的轰鸣声响起,大地发出轻微的震颤,好像是有人在地面上跺脚一样。就在齐白白和数万兵士闹不清状况的时候,一个公鸭嗓从南方响起:“埋了,本爷还免费为他立了块碑。”

“隆、隆……轰隆隆!”大地震动的越来越强烈,好像有个重物砸击着地面,距离这里越来越近。

顿时,数万兵士扭动发麻的脖子,齐齐调头朝着南方看去,却发现有条灰影在半空中忽一下窜出来,又忽一下消失掉,跟个跳蚤一样蹦来蹦去。

就在齐白白和杨文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嘭!”的一声,一双大脚丫子震在了当场,一条凭空而降的身影,重重的砸击在数万兵士的人堆里。那双臭脚刚一落地,就震得他们人仰马翻,最中心的数千人直接口喷鲜血,内脏粉碎而亡。

伴随着满场人的惊慌尖叫,心惊r跳的杨文忠定眼一看。好家伙,是我们杨家的三长老。救星啊,您老人家终于来啦。此时的杨文忠仍然没发现,其实现在的杨石早就不是当初的杨石了。

“长老,长老哇……您可终于来啦,可吓死我了!”杨文忠看都不看满地吐血被震死的兵将,提起袍子抹着鼻涕眼泪,仿佛行走千里找到j夫的饥渴情妇般投入了大忽悠的怀抱。

大忽悠楞了一下,凭借脑海中杨石本人残留的思想,迅速理清与此人的关系,不由露出一口和蔼的大黄牙:“原来是小忠忠哇,怎么回事?谁可曾欺辱于你,给老夫速速道来。”

“呜呜……长老哇!”杨文忠梨花带雨,粉拳不停的捶打着大忽悠的胸口,楞是哭得一颤一颤的说不出话来。

半空中的易凡不由把眉头挤成了一团,眼前这种场面根本不用去想,肯定这个杨文忠和杨石以前是对玻璃:“行了行了,别再演戏了。收拾一堆杂鱼,还用不着你扮演暗度陈仓的角色。三分钟……给你三半分的时间清理干净。”

大忽悠老鬼成精,哪里看不明白是小祖宗要检验自己这副躯体的成果。当即一把揪住怀里小忠忠的头发,挥起拳头砸在了他的脑门上,随着脑浆迸裂而出,大呼小叫的不满到:“三分钟?你是在侮辱本爷么?爷只需要半分钟,半分钟就足够了!”

这一下齐白白可傻眼了,他妈的杨文忠可是一名天圣强者,居然被人一拳头把脑袋打爆了。更加离谱的是,出手的人还是“杨老前辈”,怎么办?该怎么办?

此时,他根本闹不清楚杨石是不是发了疯牛病,怎么能把小忠忠打死呢?

虽然分析不出杨石为什么这么做,但审时肚明的本事他还是有的。根据眼下这种情况判断,很有可能是杨石已经被妖人收买了,而且自己别再妄想巴结杨家,下一秒绝对要死在这里。

“儿郎们,二郎们呐……”齐白白惊恐万分,惊恐的都说不出话了。

“猛将大人放心,我们绝不投降,坚决不向妖人低头,誓死也不屈服他的y威之下!”士兵们把高尚的品德演得淋漓尽致。

“扑通!”齐白白被骇得双腿一软,摔倒在地。疯了,都他妈疯了,这个时候再不屈服,那是铁定要归西了,老子可不陪你们玩了:“我屈服,我要投降,我要屈服在你的y威之下,他妈的其他人的死活跟我没关系,我投降拉!”

看着下方的猛将大人手里举起的白旗,易凡撇撇嘴嗤之以鼻,懒得理会他,而是计算着时间下令到:“过去十秒了!”

“十秒?”大忽悠一脚踢飞杨文忠的尸体,那尸体在他的脚力之下竟被震得四分五裂,成千上万根断裂的骨头,仿佛呼啸而出的弹片,发出“咻咻”的破空声,d穿了近万士兵的胸膛和头颅。

刹那间,满地的兵将连滚带爬的涌向自己的船只。猛将大人都投降,我们这个时候不跑还更待何时。但是令他们绝望的一幕发生了,那些停泊在岸边的同伴真不讲义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锚,船都滑出去半里地了。

“最后十五秒!”易凡的声音像索命的亡魂曲。

“哪里跑!”大忽悠嚎叫一声,弯腿一弹,仿佛一颗人r炮弹炸上了天。随后“嘭”的一声,落在了最大那艏船的甲板上。登时,船体迸裂,上面的人惨叫都来不及发,就被那股冲击力震成了死尸。

一条,俩条,三条……一百条!

无论是大船还是小船,在跳蚤极速的跳动之下,无一幸免。甚至有些船只上的炮兵,都已经点燃了火绳,发s了火炮,可火药炸在跳蚤的脑门上,只冒出来一股烟花,随后他们依旧没逃脱死亡的命运,变成了海上漂泊的浮尸。

“当啷!”一名有着玄圣境的军官一砍刀剁在了大忽悠的脑瓜子上,可是下一秒他的脑袋却被一只铁拳打成了烂西瓜。

“怪物……怪物……”

“神呐!”

“海皇大人……我的天呐!”大海之上到处都是鬼哭狼嚎声,但发出声音的人全部死在了一只弹跳的脚底板下。

短短数秒之间,大忽悠也不知蹦了多少次

,但是整个飘鸟的北海彻底变成了血海,上面漂浮的到处都是尸体和船体的残骸,海面连一艏完整的船都没有了。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我已经投降了,我是俘虏!”齐白白已经被吓傻了,但还不失猛将的作风,眼看大忽悠蹦了过来,竟拔起腰间的军刀颤抖着亮在了面前。

“俘虏?本爷不要俘虏!”大忽悠露出一口和蔼的大黄牙,随后弹跳而起,落向了齐白白的头顶。

“啊……老子跟你拼了,捅死你!”齐白白提纳全身元气,把一身力量全部灌注在手里的军刀上,随后双手举刀捅向了头顶。

“吱呀!”随着一双脚掌落下,尖锐的军刀变成了麻花,大忽悠的脚下一滩鲜血混合着脑浆流了出来:“太弱了,完全没有挑战性!”

四川治前列腺增生的费用
广州精囊炎医院有哪些
云南哪家癫痫病治疗好
上海哪家治阳痿的医院比较好
邢台包皮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