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魔武至尊 第166章 面临绝境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8:48 编辑:笔名

魔武至尊 第166章 面临绝境

丁川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这里竟然出现了第三名扶桑太保,天知道还暗中还藏着几位。

“嘿嘿!你以为你真能逃得了嘛?杀我十三太保的成员,今日摘你头颅为他血祭。”身前的扶桑太保一头银发披散,脸色凶狞,一把向丁川抓来,五指如铁钩锋锐无边。

“我%¥##扶桑圣地的白毛怪真多。”

丁川怪叫一声,脚踩幻魔步横移出五丈远,眼含戒备的盯着这第三位扶桑太保,大喝道:“对面的白毛怪你在扶桑十三太保中排行老几,叫你们老大出来答话。”

“你找死。”扶桑太保脸色一寒,身上涌起了浓郁的黑煞,他的身影刹那间飘忽起来,如同一道虚化的影子来回飘荡,一个瞬息出现在丁川身前,一爪向丁川面门抓去。

丁川一惊,举掌相抗,‘轰’的一声大响,丁川被震的气血翻腾倒飞出去十丈多远,所幸的是并没有受到严重的内伤。

“咦?这就是传説中的葬神体么?果然够强横。”那名扶桑太保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他刚才的一爪出了七成力,寻常的衍丹境修士绝对难以幸免,但事情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对方不但没死,连一diǎn伤都没有。

“废话少説,你今天若是杀不了我,来日我定当一个一个的屠光扶桑太保。”

丁川反手抽出背后的长剑,一剑向前劈去,长剑碎空,剑芒如惊天长虹横扫而出,空气中传出一阵裂帛之音。

“杀你如拔草。”

扶桑太保冷喝一声,不闪不避,只简单的伸出了一只枯瘦的手爪抓向长剑,‘铿’的一声利剑斩在那只手爪上如同碰上了玄兵宝刃,爆发出一阵此言的火花,扶桑太保狞笑一声,一把将长剑握拢在手中,玄铁打造的利剑竟被他生生攥的折断成数段。

丁川脸色一变,舍弃了手中的断剑,两指交叉,截天指适时而出,两道璀璨的光束如霸龙出海缠绕着绞杀向扶桑太保,截天指号称能截断天的神通指法,这一记截天指来的太突然了,距离又是如此接近,以致于扶桑太保都吃了闷亏,肩膀处血浪飞溅,露出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可恶,又是这该死的截天指。”

扶桑太保怒骂声声,昔日的战友便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死在了这xiǎo子的截天指下,而今大意之下自己又被其所伤,这让他感到了一阵莫大的耻辱,他双目闪烁凛凛凶光,抽出一把雪亮的长刀向丁川扑了过来,雪亮的刀光如长虹贯日,带出了阵阵风雷之音。

丁川瞳孔骤缩,事到如今早已没有半分退路,唯有挺身一战,虽然对方境界高过他太多,但他也不是坐以待毙的迂腐之辈,他大吼一声,上来便是一记龙雀掌,空气中的元力仿佛一下被抽干了,丁传的胳膊上和手掌间都蒙上了一层紫金色的龙鳞,宛若一只神龙之爪破空而去。

“轰”的一声,龙雀掌和雪亮的刀芒冲撞在一起,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巨大的能量波动震荡四方,丁川被那巨大的能量风暴冲击的胸腹剧痛,张口吐出一口血来,淡金色的血雾漂浮在空中,显得神异而妖艳。

当真正面对扶桑太保时丁川才切身感受到了对方那化龙境雄浑莫测的修为,之前他曾偷袭杀死一名名扶桑太保,若是正面交手他万难做到。

“嘿嘿嘿……大圣子临走前特意嘱咐我等留你一条贱命,他日后亲自摘你头颅。”説道这里那名扶桑太保银发乱舞,五官都扭曲起来,厉声道:“但是你杀我扶桑十三太保中的一员,我怎能让你存活于世。扶桑太保手中从来不留活口。去死吧!”

那名扶桑太保浑身劲气澎湃,一天银色的长发随风摇摆,一双眸子都成了银白色,双手持雪亮长刀横劈竖斩,一口气劈出了十八刀无匹的刀芒,璀璨的刀芒交织成向丁川绞杀过去,这方xiǎo天地都仿佛被割裂出无数碎片,虚空扭曲模糊起来。

“大敌当前,一往无前,带着我的嚣张,还有我都倔强……”

“杀!”

丁川平日间虽然有些嘻嘻哈哈,但绝不是坐以待毙的愚蠢之人,但一旦激起了他心中的孤傲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此刻的他性情孤傲、眼神冷冽,一上来便施展出来他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神魔八臂,原本熠熠生辉的葬神宝体在一瞬间涌出了滔天的黑煞,背后骨骼作响,皮开肉绽,六条泛着乌光的魔臂生长出来,和本体那两条淡金色的神臂交相辉映,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截天指、吞天手、龙雀掌……”

八条神魔手臂乱舞,搅动天风,丁川体内的气海中的两枚元力丹疯狂旋转,紫府内的金色烈日和黑色元力潮也疯狂颤动,璀璨夺目如蛟龙出海般的截天指芒和漆黑如墨的吞天手以及紫金灿灿的龙雀掌全都暴涌而出,在这一刻整片xiǎo天地都被打崩了,出现了一片真空带。

“轰隆隆……”

巨大的碰撞声犹如山崩海啸山洪过境,许多围观的修士被恐怖的声威直接震的昏死过去,璀璨夺目的神华如一轮太阳轰然炸开强光四溢,两人战圈下方的两排房屋轰隆隆坍塌下去变成一片废墟,巨大的声势甚至将另一面西幽城城主大战两大扶桑太保的大战都压盖了下去。

狂暴的能量风暴肆虐八方,丁川和扶桑太保相继倒飞而出,金色的血液和银色的血液洒落高天,这一次碰撞简直太过凶猛了,一个是带着血仇强势出手,另一个是不畏强敌求生之战,没想到两人却都受了重伤,西幽城的众多修士都有些惊呆的望着血染衣襟的丁川,刚才还被他们称为胆xiǎo鬼和鼠辈的青年竟然如此强大,全力一搏之下竟能将扶桑圣地的一名太保给打伤,这份修为在场众人自问无人能及。

“呃啊……”

那名扶桑太保肺都气炸了,他们十三太保曾是扶桑圣主年轻时的护道者,早在当年便成就了无敌凶名,但而今却被一个年轻的后辈给打的受伤,这让他憋屈到了极diǎn,一双阴毒的眸子恶狠狠的盯向丁川大吼道:“你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家伙,但锋芒太盛的天才最容易夭折,死在我手中的天才妖孽没有一千也有上百,今天我要撕了你,喝干你葬神体的宝血。”

那名扶桑太保身影再次虚淡隐藏在黑雾中,如一道梦幻的黑影向前冲杀过来,浓郁的黑雾中的一双眸子森冷而肃杀,带着无尽的杀伐气,令人望而生畏。

丁川露出一脸疲态,方才的神魔八臂以及三种神通宝术几乎抽干了他一大半的元力,令他一阵力疲

,但他的双眼中立时又闪过一片狠色,对方同他一样也受了不轻的伤,就算是被杀死也要生生的耗死对方与他同归于尽。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xiǎo爷不是吓大的。”

丁川大吼一声,脚踩幻魔步迅速的迎向那道黑雾,对方胜在修为高深元力雄浑,他唯有近身搏命一条路可走。

幻魔步不愧是神魔鉴中的逆天步法,随着丁川的领悟日益加深,此刻施展起来真如一道神魔在移动,避过了扶桑太保一道道杀光,冲到了对方近前,扶桑太保一惊飞快的与丁川拉开距离,但丁川却比他更快,势大力沉的金色拳头如一座大山轰进了黑雾中,‘当’的一声金属颤音响起,金色铁拳砸在了长刀背上传出一阵碎裂之音,雪亮的长刀上龟纹密布轰然爆碎成无数片烂铁。

丁川得势不饶人,紧紧的缠住对方,疯狂的抡动无坚不摧的金色拳头轰杀,两者间差了一个大境界,只有近身搏杀,依靠强横的葬神体质才能将那巨大的落差缩xiǎo到最低。

那名扶桑太保惊怒交加,修为到了他这种化龙境界,肉身早已精钢似铁,虽然近身搏杀会令他大费手脚,但对方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他不能当着天下人的面一退再退,扶桑太保的威名不可堕。

“杀”“杀”

两人齐声大喝,铁拳对利爪,肉身对肉身激烈搏杀,拳拳到肉的‘噗噗’声不断响起,血花四溅,有属于丁川的淡金色血液,也有扶桑太保那独有的银色血液,两人各不相让,针锋相对,以最原始的方式进行着惨烈的肉搏。

短短十几分钟两人已对轰上千招,紧接着又是一记凶猛的硬撼,丁川闷哼一声,临近心脏的胸口部位被掏出一个血洞,而扶桑太保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胸腹间血流如注,两根肋骨被丁川生生拽了出来,莹白的骨块上还沾染着银色的血丝,两人大战的程度惨烈到了极diǎn。

“老十二,我来助你。”

远处高天上两人合战西幽城城主的一名太保竟然舍弃了西幽城城主,纵身向丁川扑杀过来,黑雾滚滚,煞气蒸腾,宛若一片魔云压落下来,雪亮的刀芒迅若雷霆,‘噗’的一声斩在了丁川的右臂之上,一片金色血浪奔腾,丁川的右臂无力的垂落下来,仅有一些皮肉还粘连在一起,丁川痛吼一声退出数丈远,胸中悲愤欲绝,斩断他一臂等同于是要了他大半条命,但他却强自镇定下来,身体上的痛远没有胸中的怒意来的暴烈。

“你们这两条老狗只会暗地里下狗嘴么?想要我的命必须有一人陪葬。”

丁川浑身染血,如同一个从血池里捞出来的血人般狰狞,但他的眼中却有掩饰不住的凶光,如同一头面临绝境的困兽般准备临死反扑,他已做好了自爆的决心给对方同归于尽。对待敌人,只有比他更狠更血腥,对自己不够残忍的人永远也成不了杀伐决断的英豪。

“哈哈哈……”两位扶桑太保狂笑出声:“你不过是一条待宰的杂鱼,还妄想与我们同归于尽。狂妄不可悲,可悲的是你的愚蠢,去死吧!”

两位扶桑太保身形齐动,一左一右扑了过来,雪亮的长刀和枯瘦的利爪同时迸发,长刀如虹,杀气盈野,利爪幽幽,死气蒸腾,丁川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被吞没笼罩进去。

“两个老家伙欺负一个年轻人,本王替你们蒙羞。”

就在丁川准备自爆的时刻,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虚空裂开,一个如山岳大的拳头跨界而来,力可撼天虚空都被打出了黑洞,长刀和利爪全都化为了乌有。

景德镇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上饶治疗性病费用
安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景德镇治疗宫颈炎方法
上饶治疗性病医院